www.554232.com 日日啪 天天啪 天天撸一撸 天天色 天天操 天天好逼
  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xo458.com xo468.com xo478.com xo488.com 505aa.com 48tn.com yt0444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淫蕩OL

        我叫王娴身高170cm,腿长42寸,三围是32D、23、34,加上我皮肤光滑白?,一头乌黑亮泽的及腰长直发,样貌更是美丽,在上海一家外企任总经理秘书。今天穿着一黑色的套装,领口很低,露出性感的胸脯。

        “王娴,你进来下我有事问你。”

        叫我的是公司的张总,张总今年听说才30岁1.75左右的个头,脸上总是露著自信的笑容,看上去很精神。

        我来到张的办公室,“张总,您找我?”

        “啊,小王。”张总站了起来,招呼我进来,随手关上了门。 

        张总坐到办公桌后说:“公司的产品销售情况怎么样?” 

        “张总,最近产品市场销售情况不理想,我觉得我们应当加强宣传。”

        张总站了起来,装作踱步的样子,转到我的身后,拍拍我的香肩,“小王啊,你很细心。”

        “谢谢您,张总。” 

        “我们公司这个月有个去欧洲7日游作为业绩奖励,但具体人选还没定。”张总边品茶边思考着说。 

        “可惜我的业绩不怎么好。”我淡淡的回答到。 

        张总没有立即回答,忽然笑起来,“呵呵,你一定有什么想法吧!说说看。” 

        “哪有……什么想法,还不都得听您的……”我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。 

        “你想去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说著牵起我的嫩手,抚摸著。 

         我兴奋地说,然后撅起樱桃小嘴说:“什么办法啊?张总。” 

        张总的手并没有拿开,而是继续向下滑到我的腰,又滑到我的浑圆的臀部,“小王啊,你的能力我很欣赏……”

        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,隔着裤子轻轻摸捏著。

        “你能不能满足我的请求啊!小宝贝。”张总说著又牵起我嫩嫩的手,“只有你能满足我今天的请求,旅游的事都好说。”

        “什么请求啊?”我明知故问         张总将我的手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裤裆,又将自己的大手按在我细嫩的小手上来回搓动。 

        在我的玉手帮助下,张总的阴茎迅速膨胀起来,并成了做小山,直逼裤腰。 

        我默默地望着张总。 

        张总于是赶紧揭开皮带,一下子脱掉西裤,露出纯白色的内裤,内裤在坚硬的肉棒衬托下像座雪山。

        我看到张总坚挺的肉棒,心里也蠢蠢欲动,想要征服这座大山。心里又想要又有点害羞,小脸红的像花一样,惹得张总的肉棒来回抖动,我知道只有张总舒服自己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。

        这时张总把我搂在怀里,我没有反抗,而是顺势依偎在张总的胸口,把秀发靠在张总的肩上。

        张总的双手像唸紧箍咒般缓缓收缩著,力道绵绵不断,搂得我很舒服,我闭上眼,仰起头,轻轻地吐着气,娇喘微微,仿佛在向男人索要热吻一般。     张总低下头,轻轻地吸我的嘴唇,一条巧舌在我的口中灵活地搅动着,时快时慢,挑逗着我的舌头。

        张总的吻越来越重,由于重力的作用,张总的口水沿着舌头流进我的樱桃小嘴中,我贪婪地吮吸著,我觉得自己像只渴了很久的蜂鸟,是那么地需要甘甜的花蜜。

        张总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上下求索,厚厚的肉掌隔着衣裳抚摩着我的身体。  

        我觉得小腹酸涨酸涨的,身体里好像有一股暖流,不断地涌向下阴,阴道口已经湿了。我感到很陶醉,把手放在张总的两腿之间,隔着裤子,我能感受到男人那充满力量的武器,真不错,好像蛮大的。  

        “娴儿帮我舔舔,好不好?”张总在我耳边轻语到。 

        我羞红著脸,拉开张总的拉链和内裤,大肉棒一下子就弹了出来,张总的肉棒又大又粗,龟头尤其大,肉棒上缠着一圈一圈的青筋,如果被这样的肉棒干,一定很爽吧。 

        我用手抓着这根又粗又硬的肉棒,跪在张总的跨前,用小嘴在龟头上淡淡的吻了一下。整个肉棒弹了一下,一丝粘液从龟头的细缝里流了出来。 

        “娴儿,帮我含着龟头,把粘液吃下去好不好?” 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”我张开小嘴含住龟头,用舌头舔干净粘液。     

         “娴儿真棒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我含着龟头,像舔冰棒那样把肉棒又吸又舔。肉棒很粗很硬,但是我却无法抗拒,反而越陷越深。     

        我一边含着张总的肉棒吞吐,一边听着张总的喘息声,一股从没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,小嫩穴里不自觉的夹紧,大量的爱液流出嫩穴。 

        张总也开始喘粗气了,肉棒越来越深,我感觉龟头就要碰到我喉咙了,还有一大半的肉棒露在外面,我连忙吐了出来。

        “讨厌……张总的太长了……嘴根本没可能含得下。”   

         “喜欢吗?” 

        “喜欢。”

        “喜欢什么?”张总故意调侃着我。 

        “喜欢张总的大鸡巴。”  

        “喜欢我的鸡巴干嘛!” 

        “讨厌,你……你……”  

        张总用手摸着我的脸和脖颈,叫我舔他的两个鸡蛋一样大的卵子。 

        我顺着他的意思,张大嘴巴把睾丸含在嘴里来回吮著。用嘴唇再次轻轻吻著张总红胀的龟头,来回摩擦,弄得张总心里又饥又痒,恨不得将阴茎硬塞进我的小嘴里。 

        我终于又将整个龟头吞入口中,裹起来,忽然张总那涨红的龟头向上一顶正好直插我的喉咙,张总不禁叫了一声:“哦……”

        “娴儿你真棒,我太爽了……继续啊。” 

        我听见张总那痴醉难耐的声音更加起劲儿,用香舌来回的在龟头上的缝隙上搅动,搅著搅著,张总的龟头就流出滑滑的液体充满我的小嘴,我感觉到了快乐的味道,又将整个阴茎吞下,在喉咙处用鲜嫩火热的肉壁摩擦著张总的阴茎,好像在示意张总我还要似是。

        张总当然不能亏待我这饥渴的女人,按住我的头在阴茎上来回抽动,仿佛阴茎上每一块皮肤都被刺激到了,张总兴奋地呻吟著。

        张总累了,又松开手,可我还没有玩够。我好不容易吃到自己顶头上司的大屌,怎么轻易让他停下来,我上下吮吸著张总的阴茎,然后又抬头看看张总的反应,张总眼睛微闭着,喘著粗气,我那强烈的占有欲让自己饥渴难忍,想要让这个大男人在自己的口中高潮。  

        张总则早就陶醉其中,阴茎和着我吮吸的节拍抽动,张总的脸上充满了满足和痴醉的表情,嘴中还不时发出急促的呼吸声:“哦……哦……太爽了……宝贝………快些……再快些……啊。”  

        看到这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就这样被自己的香唇征服,于是想要让他赶快爆发,迫不及待想要吞下张总的精液。我一下将喉咙抵在张总火热的龟头上,一下又用电舌不停地触碰龟头的根部,那块男人最要命的地方。  

        终于张总在我的挑逗下撑不住了,抓住我的头猛地按向龟头。  

        “接着小宝贝,哦……现在就给你……” 

        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下都插到我的喉咙。他那大肉棒把我的嘴塞的满满的。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下意识的配合著他的动作,把手伸到后面掐着他结实的大腿和臀部,嘴里被塞的满满的只能发出淫荡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的呻吟,他也哼了起来。  

        突然大鸡巴有节奏地一下一下的在嘴里跳动,张总口中发出长长的怒吼声,滚热的精液激射而出,射在了我的喉咙里,害的我差点噎到,我的头不停地挣扎著,可张总的力气太大,只能默默地精液咽下,足足有10秒钟。

        我没有将全部的精液吞下去,只喝了一些,其他的精液沿着我的唇边流出来。  

        等张总松手后,我也抬起头,双眼朦胧的看着张总。  

        看见我那满口淫液,张总满足地笑着说:“小骚货!还想要吗?来让我看看小骚逼湿了没。” 

        “原来你已经这么泛滥了,刚才一定忍得很辛劳吧。”张总的手指在我的洞口和阴蒂上往返碾压。   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轻点……好舒适……就是那里……我就是想要嘛……啊……不要笑人家……”感觉我的的唇和身体越来越烫。

        “小骚货,是不是想要了呀,想要就说哟。”手更是在我的要害处加力。   

        “讨厌,知道人家想了,还故意这么说,嗯……来吧。”  

        “嘿嘿,着急了吧。不要急,先等等。”   

        “还等什么呀,快来呀,不要逗人家了。”  

        张总也将手钻进了我的下体,然后他温柔的抚摸著私处烈缝,当他的指头被挟在那二片肉中间时,我蠕动着身体,想让阴道口对着手指,使它插入的更深一点。 

      张总无比兴奋,接着他的唇吻着我的脸,并小力的吸吮着我的耳朵。这些动作真的让我振奋得全身痉挛起来。 

      当张总手指不经意的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阴核,被这么抚摸的感觉传进子宫时,不时的从里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,此时我的快感也愈来愈强烈。 

        当这些淫水汨汨的溢满了张总的手指时,张总相当温柔的蠕动着他的手。然后他又用二根手指头挟起我的阴蒂,轻轻的往上拉着,这样刺激的结果更让人欲火难耐。 

        “哦……好爽……张总……再用点力啊……”

        那快感涌上了喉头,我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,身体好像被火燃烧着一样,这房间也倒像一间温室一样,我真的兴奋到极点了。 

        “张总,我好舒服啊……” 

        张总又将手指插了进去,并且不停的抽出后又插入,就这样上上下下的玩弄起来。 

        “啊……太棒了……真的……”我的双手也不停的在张总腰上乱掀乱摸著。 

        “娴儿……是不是想要大鸡巴操你呀。”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”

        “那就趴到办公桌上。”

        我趴在桌子上,一条腿撑地,另一腿放在桌子上。  

        “然后做什么呢?”  

        “我……想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要什么,大声点。”张总得意的说。  

        我只好大声的说:“我想……要……你的……大……肉棒……插我。”当我说出著句话的时候  

        张总这时握住他那重新硬起的大肉棒对准我的小穴,“噗滋!”一声,张总那硕大的鸡巴,一下子齐根地插入了我的的阴道。刹时间,我只觉得一个粗大滚烫的肉棍从我的阴门,带着强烈的磨擦一下子闯了进来,塞满了我本不大的整个阴道,仿佛要涨破它似的。

        那根坚硬的肉棍非常炙热,紧紧地被我的阴道包住,我感到了一阵强烈的疼痛,和一阵更强烈的快感自阴道传遍全身。         “啊!”、“啊!”两个声音传了出来。

        一声是张总的──高吭的,满意的叫声;一声是我的──淫荡。  

        接着张总那根粗大鸡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次插入都将我的阴唇挤入阴道,拨出时再将阴唇翻出,经过张总的抽插,我感觉到我下面的充足,我开始随著张总的身体蠕动…… 

        “娴儿,舒服吗?” 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们在干什么啊?” 

        “我们在做爱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做的你爽不爽啊?” 

        “舒服,爽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那你说,我用什么操你的呀?” 

        “是张总的肉棒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的肉棒操你哪里?” 

        “我的小穴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那你完整地说一片。” 

        “张总的肉棒操娴儿的小穴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换种方式说……”张总命令我。 

        “我不知道怎么说……”我呻吟著。 

        “你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?” 

        “喜欢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的大肉棒大不大?” 

        “大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把你的小屄操得爽不爽?” 

        “爽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那你快说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张总的大肉棒把我的小穴操得好爽……” 

        我们互相说著刺激的话,张总他把阳具抽出一些,只留龟头在里面,接着又再度挺进,就这样重复著。

        当龟头碰触到子宫壁时,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袭击而来,令人心神荡样,接着私处口就更紧缩著,把龟头紧紧的含着,配合著它的律动。我的身体像被触电一样的颤抖著,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龟头的律动。 

      张总不停的一边扭著腰在挺进,一边用手搓揉着我的乳头。一会儿轻一会儿又重,因为他这样的在刺激我的乳房,我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涨,呻吟声也就愈来愈大了。 

        “啊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…快……哦……啊……”

        我自己也被这淫荡的叫床声吓了一跳,但是这一波波淫荡的声浪却刺激著张总的肉棒更卖力的干我! 

      我也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大了,所以只好将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着以减低音量。

        “呜……饶……了……我……吧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呜……张总……我……真……的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啦……呜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咕唧、咕唧、咕唧、咕唧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啪、啪、啪、啪……”

        整个办公室里都充满了我的呻吟声、水声,还有我的臀肉与经理大腿的碰撞声。

        “不……呜……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”  

        张总更加大力的动起来,每一下都插入我的花心里,突然急促地喘起气来,“小骚货……给我把腿夹紧,我……要射了。”

        阴道里涨大的阴茎开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搏动,下体感觉到了一阵阵火热的液体,喷洒在我花心的深处。我再也顾不了许多,仰起头,半张著嘴,身体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,阴道深处也回报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。

        我叫王娴身高170cm,腿长42寸,三围是32D、23、34,加上我皮肤光滑白?,一头乌黑亮泽的及腰长直发,样貌更是美丽,在上海一家外企任总经理秘书。今天穿着一黑色的套装,领口很低,露出性感的胸脯。

        “王娴,你进来下我有事问你。”

        叫我的是公司的张总,张总今年听说才30岁1.75左右的个头,脸上总是露著自信的笑容,看上去很精神。

        我来到张的办公室,“张总,您找我?”

        “啊,小王。”张总站了起来,招呼我进来,随手关上了门。 

        张总坐到办公桌后说:“公司的产品销售情况怎么样?” 

        “张总,最近产品市场销售情况不理想,我觉得我们应当加强宣传。”

        张总站了起来,装作踱步的样子,转到我的身后,拍拍我的香肩,“小王啊,你很细心。”

        “谢谢您,张总。” 

        “我们公司这个月有个去欧洲7日游作为业绩奖励,但具体人选还没定。”张总边品茶边思考着说。 

        “可惜我的业绩不怎么好。”我淡淡的回答到。 

        张总没有立即回答,忽然笑起来,“呵呵,你一定有什么想法吧!说说看。” 

        “哪有……什么想法,还不都得听您的……”我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。 

        “你想去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说著牵起我的嫩手,抚摸著。 

         我兴奋地说,然后撅起樱桃小嘴说:“什么办法啊?张总。” 

        张总的手并没有拿开,而是继续向下滑到我的腰,又滑到我的浑圆的臀部,“小王啊,你的能力我很欣赏……”

        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,隔着裤子轻轻摸捏著。

        “你能不能满足我的请求啊!小宝贝。”张总说著又牵起我嫩嫩的手,“只有你能满足我今天的请求,旅游的事都好说。”

        “什么请求啊?”我明知故问         张总将我的手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裤裆,又将自己的大手按在我细嫩的小手上来回搓动。 

        在我的玉手帮助下,张总的阴茎迅速膨胀起来,并成了做小山,直逼裤腰。 

        我默默地望着张总。 

        张总于是赶紧揭开皮带,一下子脱掉西裤,露出纯白色的内裤,内裤在坚硬的肉棒衬托下像座雪山。

        我看到张总坚挺的肉棒,心里也蠢蠢欲动,想要征服这座大山。心里又想要又有点害羞,小脸红的像花一样,惹得张总的肉棒来回抖动,我知道只有张总舒服自己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。

        这时张总把我搂在怀里,我没有反抗,而是顺势依偎在张总的胸口,把秀发靠在张总的肩上。

        张总的双手像唸紧箍咒般缓缓收缩著,力道绵绵不断,搂得我很舒服,我闭上眼,仰起头,轻轻地吐着气,娇喘微微,仿佛在向男人索要热吻一般。     张总低下头,轻轻地吸我的嘴唇,一条巧舌在我的口中灵活地搅动着,时快时慢,挑逗着我的舌头。

        张总的吻越来越重,由于重力的作用,张总的口水沿着舌头流进我的樱桃小嘴中,我贪婪地吮吸著,我觉得自己像只渴了很久的蜂鸟,是那么地需要甘甜的花蜜。

        张总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上下求索,厚厚的肉掌隔着衣裳抚摩着我的身体。  

        我觉得小腹酸涨酸涨的,身体里好像有一股暖流,不断地涌向下阴,阴道口已经湿了。我感到很陶醉,把手放在张总的两腿之间,隔着裤子,我能感受到男人那充满力量的武器,真不错,好像蛮大的。  

        “娴儿帮我舔舔,好不好?”张总在我耳边轻语到。 

        我羞红著脸,拉开张总的拉链和内裤,大肉棒一下子就弹了出来,张总的肉棒又大又粗,龟头尤其大,肉棒上缠着一圈一圈的青筋,如果被这样的肉棒干,一定很爽吧。 

        我用手抓着这根又粗又硬的肉棒,跪在张总的跨前,用小嘴在龟头上淡淡的吻了一下。整个肉棒弹了一下,一丝粘液从龟头的细缝里流了出来。 

        “娴儿,帮我含着龟头,把粘液吃下去好不好?” 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”我张开小嘴含住龟头,用舌头舔干净粘液。     

         “娴儿真棒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我含着龟头,像舔冰棒那样把肉棒又吸又舔。肉棒很粗很硬,但是我却无法抗拒,反而越陷越深。     

        我一边含着张总的肉棒吞吐,一边听着张总的喘息声,一股从没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,小嫩穴里不自觉的夹紧,大量的爱液流出嫩穴。 

        张总也开始喘粗气了,肉棒越来越深,我感觉龟头就要碰到我喉咙了,还有一大半的肉棒露在外面,我连忙吐了出来。

        “讨厌……张总的太长了……嘴根本没可能含得下。”   

         “喜欢吗?” 

        “喜欢。”

        “喜欢什么?”张总故意调侃着我。 

        “喜欢张总的大鸡巴。”  

        “喜欢我的鸡巴干嘛!” 

        “讨厌,你……你……”  

        张总用手摸着我的脸和脖颈,叫我舔他的两个鸡蛋一样大的卵子。 

        我顺着他的意思,张大嘴巴把睾丸含在嘴里来回吮著。用嘴唇再次轻轻吻著张总红胀的龟头,来回摩擦,弄得张总心里又饥又痒,恨不得将阴茎硬塞进我的小嘴里。 

        我终于又将整个龟头吞入口中,裹起来,忽然张总那涨红的龟头向上一顶正好直插我的喉咙,张总不禁叫了一声:“哦……”

        “娴儿你真棒,我太爽了……继续啊。” 

        我听见张总那痴醉难耐的声音更加起劲儿,用香舌来回的在龟头上的缝隙上搅动,搅著搅著,张总的龟头就流出滑滑的液体充满我的小嘴,我感觉到了快乐的味道,又将整个阴茎吞下,在喉咙处用鲜嫩火热的肉壁摩擦著张总的阴茎,好像在示意张总我还要似是。

        张总当然不能亏待我这饥渴的女人,按住我的头在阴茎上来回抽动,仿佛阴茎上每一块皮肤都被刺激到了,张总兴奋地呻吟著。

        张总累了,又松开手,可我还没有玩够。我好不容易吃到自己顶头上司的大屌,怎么轻易让他停下来,我上下吮吸著张总的阴茎,然后又抬头看看张总的反应,张总眼睛微闭着,喘著粗气,我那强烈的占有欲让自己饥渴难忍,想要让这个大男人在自己的口中高潮。  

        张总则早就陶醉其中,阴茎和着我吮吸的节拍抽动,张总的脸上充满了满足和痴醉的表情,嘴中还不时发出急促的呼吸声:“哦……哦……太爽了……宝贝………快些……再快些……啊。”  

        看到这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就这样被自己的香唇征服,于是想要让他赶快爆发,迫不及待想要吞下张总的精液。我一下将喉咙抵在张总火热的龟头上,一下又用电舌不停地触碰龟头的根部,那块男人最要命的地方。  

        终于张总在我的挑逗下撑不住了,抓住我的头猛地按向龟头。  

        “接着小宝贝,哦……现在就给你……” 

        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下都插到我的喉咙。他那大肉棒把我的嘴塞的满满的。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下意识的配合著他的动作,把手伸到后面掐着他结实的大腿和臀部,嘴里被塞的满满的只能发出淫荡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的呻吟,他也哼了起来。  

        突然大鸡巴有节奏地一下一下的在嘴里跳动,张总口中发出长长的怒吼声,滚热的精液激射而出,射在了我的喉咙里,害的我差点噎到,我的头不停地挣扎著,可张总的力气太大,只能默默地精液咽下,足足有10秒钟。

        我没有将全部的精液吞下去,只喝了一些,其他的精液沿着我的唇边流出来。  

        等张总松手后,我也抬起头,双眼朦胧的看着张总。  

        看见我那满口淫液,张总满足地笑着说:“小骚货!还想要吗?来让我看看小骚逼湿了没。” 

        “原来你已经这么泛滥了,刚才一定忍得很辛劳吧。”张总的手指在我的洞口和阴蒂上往返碾压。   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轻点……好舒适……就是那里……我就是想要嘛……啊……不要笑人家……”感觉我的的唇和身体越来越烫。

        “小骚货,是不是想要了呀,想要就说哟。”手更是在我的要害处加力。   

        “讨厌,知道人家想了,还故意这么说,嗯……来吧。”  

        “嘿嘿,着急了吧。不要急,先等等。”   

        “还等什么呀,快来呀,不要逗人家了。”  

        张总也将手钻进了我的下体,然后他温柔的抚摸著私处烈缝,当他的指头被挟在那二片肉中间时,我蠕动着身体,想让阴道口对着手指,使它插入的更深一点。 

      张总无比兴奋,接着他的唇吻着我的脸,并小力的吸吮着我的耳朵。这些动作真的让我振奋得全身痉挛起来。 

      当张总手指不经意的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阴核,被这么抚摸的感觉传进子宫时,不时的从里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,此时我的快感也愈来愈强烈。 

        当这些淫水汨汨的溢满了张总的手指时,张总相当温柔的蠕动着他的手。然后他又用二根手指头挟起我的阴蒂,轻轻的往上拉着,这样刺激的结果更让人欲火难耐。 

        “哦……好爽……张总……再用点力啊……”

        那快感涌上了喉头,我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,身体好像被火燃烧着一样,这房间也倒像一间温室一样,我真的兴奋到极点了。 

        “张总,我好舒服啊……” 

        张总又将手指插了进去,并且不停的抽出后又插入,就这样上上下下的玩弄起来。 

        “啊……太棒了……真的……”我的双手也不停的在张总腰上乱掀乱摸著。 

        “娴儿……是不是想要大鸡巴操你呀。”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”

        “那就趴到办公桌上。”

        我趴在桌子上,一条腿撑地,另一腿放在桌子上。  

        “然后做什么呢?”  

        “我……想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要什么,大声点。”张总得意的说。  

        我只好大声的说:“我想……要……你的……大……肉棒……插我。”当我说出著句话的时候  

        张总这时握住他那重新硬起的大肉棒对准我的小穴,“噗滋!”一声,张总那硕大的鸡巴,一下子齐根地插入了我的的阴道。刹时间,我只觉得一个粗大滚烫的肉棍从我的阴门,带着强烈的磨擦一下子闯了进来,塞满了我本不大的整个阴道,仿佛要涨破它似的。

        那根坚硬的肉棍非常炙热,紧紧地被我的阴道包住,我感到了一阵强烈的疼痛,和一阵更强烈的快感自阴道传遍全身。         “啊!”、“啊!”两个声音传了出来。

        一声是张总的──高吭的,满意的叫声;一声是我的──淫荡。  

        接着张总那根粗大鸡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次插入都将我的阴唇挤入阴道,拨出时再将阴唇翻出,经过张总的抽插,我感觉到我下面的充足,我开始随著张总的身体蠕动…… 

        “娴儿,舒服吗?” 

        “嗯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们在干什么啊?” 

        “我们在做爱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做的你爽不爽啊?” 

        “舒服,爽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那你说,我用什么操你的呀?” 

        “是张总的肉棒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的肉棒操你哪里?” 

        “我的小穴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那你完整地说一片。” 

        “张总的肉棒操娴儿的小穴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换种方式说……”张总命令我。 

        “我不知道怎么说……”我呻吟著。 

        “你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?” 

        “喜欢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我的大肉棒大不大?” 

        “大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把你的小屄操得爽不爽?” 

        “爽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那你快说……” 

        “张总的大肉棒把我的小穴操得好爽……” 

        我们互相说著刺激的话,张总他把阳具抽出一些,只留龟头在里面,接着又再度挺进,就这样重复著。

        当龟头碰触到子宫壁时,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袭击而来,令人心神荡样,接着私处口就更紧缩著,把龟头紧紧的含着,配合著它的律动。我的身体像被触电一样的颤抖著,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龟头的律动。 

      张总不停的一边扭著腰在挺进,一边用手搓揉着我的乳头。一会儿轻一会儿又重,因为他这样的在刺激我的乳房,我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涨,呻吟声也就愈来愈大了。 

        “啊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…快……哦……啊……”

        我自己也被这淫荡的叫床声吓了一跳,但是这一波波淫荡的声浪却刺激著张总的肉棒更卖力的干我! 

      我也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大了,所以只好将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着以减低音量。

        “呜……饶……了……我……吧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呜……张总……我……真……的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啦……呜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咕唧、咕唧、咕唧、咕唧……”  

        “啪、啪、啪、啪……”

        整个办公室里都充满了我的呻吟声、水声,还有我的臀肉与经理大腿的碰撞声。

        “不……呜……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”  

        张总更加大力的动起来,每一下都插入我的花心里,突然急促地喘起气来,“小骚货……给我把腿夹紧,我……要射了。”

        阴道里涨大的阴茎开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搏动,下体感觉到了一阵阵火热的液体,喷洒在我花心的深处。我再也顾不了许多,仰起头,半张著嘴,身体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,阴道深处也回报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。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